科学研究

     科研成果

《湖北通史·宋元卷》(修订本)出版

发布时间:2018-11-23 13:14:29| 发布者:  | 浏览次数:


《湖北通史·宋元卷》(修订本)收入荆楚文库,2018年秋季由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(ISBN:978-7-5622-7983-9)。该著作为八卷本《湖北通史》之一,由王瑞明、雷家宏于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撰写并出版。此次修订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:一是增补一些引文注释和页码,二是部分引用史籍选用了较好的版本,三是新增了部分内容。修订工作由雷家宏承担。

《湖北通史·宋元卷》(修订本)叙述宋元两个王朝统治中国时期湖北地区的历史和文化,起自建隆元年(960),终于至正二十八年(1368),前后共计400余年。

以物质文化而言,北宋中后期约有400万人口生活在荆楚大地,他们的物质生产和物质消费,有力地推进了经济的发展。其一,生产工具较前代有所进步,牛耕得到进一步普及。其二,多种农业经营方式并存,既有刀耕火种式原始经营方式、广种薄收式的粗放经营方式,也有少数平原河谷地带的精耕细作。尤其值得指出的是,刀耕火种并不意味着绝对的落后。其三,南宋长时期战乱,破坏了农业生产,但在战争、战乱间隙,劳动者和士兵以顽强的毅力披荆斩棘,以屯田、营田等多种方式,开垦荒地,推动了农业生产的恢复。其四,手工业生产别具特色,在纺织、漆器、粮食加工、军器制造、纸张笔墨制造、印刷等方面,均有较为突出的成就。其五,襄阳、江陵、鄂州是宋元时期南北、东西交通枢纽,也是当时繁华的商业城市。它们既带动了本区域的物质生产和消费,同时极大地促进了北方和南方的经济繁荣和文化交流。舟车之会、大商辐凑,令荆楚熠熠生辉。其六,镇市崛起和活跃的民间贸易,构成宋元时期湖北的一道独特风景。它反映了湖北发展的潜力和活力之所在。其七,宋元时期,湖北物质文化最大的成果之一,就是湖泽地带的汉江下游发展脚步明显加快。这里人口数量逐渐增加,人口密度增大,到元代已经超越汉江上游和中游,反映了汉江下游地区大开发时期的来临,并在明清时期结出硕果。

以精神文化而言,宋元时期的湖北可圈可点。思想学术、文学艺术、学校教育在灵动中升华,学术包容、文学开新、教育普及、道藏编纂,无不浸透时代气息。长于随州的欧阳修将北宋古文运动推向成功,朱震和项安世的易学兼容并蓄,张君房精于道教经典,都是荆楚大地奉献给华夏文明的厚礼。四个多世纪里,官学和书院谱写新篇,米芾父子的“米氏云山”,江汉先生赵复北传程朱之学,浓厚的读书好学之风,元杂剧表演的繁荣,都深深打上了荆楚的烙印。凡此种种,既是湖北经济社会有所发展的产物,又是南北文化融合的结晶。

宋元时期,湖北地区的每一点进步都来之不易。北宋初期、南宋、元末近两个世纪里,湖北都处在战争、战乱、动荡的状态之下,但劳动者的创造始终未有停息。土旷人稀、墟落萧条,曾经多次出现在那个时代的文献当中,于是有人以此为据,认为湖北地区“山穷”、“水恶”、“落后”,这是只知其一、不知其二。

    岳飞、孟珙等英勇抗敌、阻敌,南宋时期的湖北北部才没有沦陷于金军、蒙古军的铁蹄之下。而他们在荆楚大地抗金、抗蒙的同时,兴修水利,兴办屯田营田,为恢复遭受破坏的经济做出了很大的贡献。另外,在南宋那个特殊的时代,湖北并不能以“落后”观之。叶適在绍熙元年(1190)说,江陵历经半个世纪,社会经济基本上恢复到北宋后期水平。知荆门军洪适说,“绍兴和议”之后的20年间,荆门军户口年年增加。彭龟年也曾介绍说,荆湖北路在宋孝宗、宋光宗之际,户口有较大幅度增长。这些进步都是在破坏严重的情况下取得的,殊为不易。

《湖北通史·宋元卷》(修订本)以历史的眼光对待历史,既重横向比较,更纵向的起伏演变;既结果,又不忘记起点。宋元时期,经济和文化发达的江西、江浙一带,受到战争战乱的影响要小得多,湖北地区无法与之相比,但湖北在前代基础上的发展和进步无疑应受到重视。而且面对金军、蒙古军的南侵,湖北在南宋时期的抵抗和屏障,无疑为江南地区的发展和繁荣赢得了机遇。





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