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术活动

     学术讲座

讲座纪要 | 汪高鑫:“传统史学与时代思潮”

发布时间:2018-11-25 12:53:56| 发布者:  | 浏览次数:

11月19日下午3点,金誉彩票网“国故新知”讲座第14期在东五楼406举行。本次讲座的主题为“传统史学与时代思潮”,主讲人为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、史学理论与史学史研究中心教授、博士生导师汪高鑫教授。本场讲座由历史所所长雷家宏老师主持,历史所李传印老师、夏增民老师、陈文龙老师、朱冶老师,本院的博士生、硕士生,以及来自武汉大学等高校的同学参加了本次讲座。

汪高鑫老师在讲座开始即指出,在中国传统史学的发展过程中,时代思潮对当时的史学会产生一定程度的影响,接着,汪老师援引具体的例证,深入浅出、提纲挈领地对春秋时期到清中后期,各个历史时期中时代思潮对史学思想影响做出系统讲说。

春秋战国时期,儒家、墨家、道家等学派著书讲学、互相论战,出现了百家争鸣的繁荣局面。他们所讨论和想要解答的问题相同,即国家兴亡、天下统一。汪高鑫老师举了诸子思想中具有代表性的天人观和君民论的例子,诸子皆强调“人”的作用,认为统治阶级应该重视“民”的作用和重要性。汪老师以《左传》为例,阐明了春秋战国时期在诸子学说影响下史家主张国家兴亡、战争成败取决于民的史学思想。

两汉时期盛行经学。汪老师指出,汉武帝接受董仲舒“罢黜百家,独尊儒术”的建议,开始确立儒家思想为官方统治思想,经学由此兴起。在此背景下,两汉史学家表现出浓厚的崇经意识。如司马迁在《史记》中极为推崇孔子,以“折中于夫子”、“考信于六艺”为评判史实与选取史料的原则,编纂了《孔子世家》、《儒林列传》等。东汉班固则在《汉书》中提出“旁贯《五经》”,以“六经”为统率。其“史公三失”论直斥司马迁“论大道则先黄老而后六经”。汪老师强调,在班固看来,东汉时经学已经法典化、迷信化,司马迁作史以儒家思想为中心,同时吸纳黄老之学,是不“纯”的,反映出班固对儒学重视程度之深。董仲舒的大一统思想、天人感应论和“三统”历史变易学说,对于有汉一代史学思潮的发展、演变及其走向均有重要影响。因此,研究汉代史学应该先研究其经学。刘歆作《三统历谱·世经》以五行相生之五德终始说来解说古史,其提出的古史系统以伏羲为开端,为史学家班固所接受,随后贯穿于《汉书》始终。

魏晋南北朝时期玄学盛行于世,玄学家们重义理、精神,旨在调和名教与自然的关系。这时期史学随之表现出玄化的倾向,具体表现为三个方面。其一,重视人物品评。陈寿《三国志》以简洁、凝练著称,但书中使用大量笔墨描写历史人物,对其外表、才华进行评论。其二,重视历史评论。袁宏《后汉纪》在政治上肯定无为、在处世上主张顺势而为。其三,南、北朝史学风格迥异。北朝以魏收《魏书》为代表,受到训诂、考据思想影响,历史评论表现出缺乏全局观和联系性的局限;南朝以范晔《后汉书》、沈约《宋书》为代表,其序、论呈现出宏伟之气。这种南北史论的差异实际上是南北经学特点的表现。

到了唐代,为了适应大一统政治的需要,学术上也要求统一,经学总结成为时代主潮。史学也随之进行总结,如“唐初八史”的修撰、刘知己史评专著《史通》的问世,均说明唐代经史的同步总结。同时,唐代的学者如陆德明、颜师古等都是经史皆通的大家。唐代还掀起了疑古惑经的思潮,其代表有中唐前期刘知己和唐中后期新《春秋》学派。

宋明时期,理学发展达到了顶峰,这种以“性与天道”为中心论题、以“存天理,灭人欲”为学术旨归的新儒学对史学的影响极大,并使得史学明显地呈现出义理化的倾向。首先,理学的“格物致知”,体现在史学上表现为一种“通识”意识。这一时期学者研究万物,有着广博的知识面,产生了许多“百科全书”式的人物,还产生了“大通史”。其次,天理成为了唯一的道德标准。如三代、汉唐分论、“会归一理”等观点都体现了天理标准,范祖禹《唐鉴》认为李建成是“君之贰,父之统”的观点体现出其浓厚的理学色彩。再次,正统观念。《唐鉴》援引“公在乾侯”例不以武则天为正统,最能体现其正统观念。此外,欧阳修的《新五代史》、朱熹的《资治通鉴纲目》、范祖禹的《唐鉴》,都重视运用《春秋》书法褒贬史事。

时至明清之际,顾炎武、黄宗羲和王夫之掀起了一股实学思潮,他们反对宋明理学的空疏之风,强调经史并重、经世致用。顾炎武强调“引古筹今”,征实去伪,考镜源流,广求证据,开清代考据风气之先。黄宗羲《明夷待访录》重视对历史与政治的批判与总结,重视探讨历史盛衰之理与经验教训,其所撰《明儒学案》则重视对学术的批判与总结。王夫之探讨历史发展之势,肯定历史发展的盛衰之变,主张“述往事以为来者师”,肯定史学的旨趣在于经世致用。这些都是实学思想在史学中的具体表现。

清代乾嘉时期,考据学为主要思潮,考据学作为一种治学方法,在名物考证、章句注疏、声韵训诂和校勘辑佚等方面,为整理古代典籍做出了重要贡献;作为一种学术思想,它引领了对宋学的怀疑之风,最终导致宋明空疏理学的衰落。受考据学影响,出现了以考据方法研究历史的考证史学流派,主张运用汉学的考据方法来治史。随后,出现了援经议政的常州今文经学派,此学派反对考据学派的“为考据而考据”,倡导关注现实政治。同时,章学诚对“六经”皆史的命题第一次作出完整的阐释,肯定“先王之政典”的“六经”的治国之用,其实质也是宣扬经世致用思想。

讲座的最后,汪高鑫教授和在场的师生进行了交流与讨论。在场的同学提出时代思潮影响下如何真实客观地记录和评价历史,章学诚的“六经”皆史是否意味着把“六经”拉下神坛,清初实学思潮与章学诚“经世致用”思想的关系等问题,汪高鑫教授对此一一进行解答。他着重指出,时代思潮影响与真实客观记录历史这二者并不矛盾,时代思潮所影响的是历史观而不是史家的求真理念。汪教授强调,古人的“直书”一是指追求客观事实之真,二是指追求道义之真。颇具启发性的是,汪教授指出,“六经”皆史命题的主旨不是讨论经与史地位尊卑的问题,也不意味着“六经”地位的下落,而是在谈经史关系的属性问题。

总之,汪教授的讲座深入系统地讲述了传统史学与时代思潮的复杂关系,为我们带来了一场思想与学术的盛宴,令在座师生们受益匪浅。

文字 || 吴玘

审校 || 朱冶

     图片 || 沈薇 鲁畅

编辑 || 鲁畅


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