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术活动

     学术讲座

讲座纪要 | 李振宏:历史学研究的学术规范

发布时间:2018-11-29 11:38:42| 发布者:  | 浏览次数:

11月26日上午9时30分,“国故新知”讲座第十五期在华中科技大学东五楼406会议室举行,主题为“历史学研究的学术规范”。河南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、中国秦汉史研究会副会长李振宏教授主讲,金誉彩票网夏增民老师主持,雷家宏老师以及本校和华中师大的研究生也参加了讨论。

虽然学界自九十年代就开始讨论学术规范的问题,但多集中在技术规范和道德规范方面。李振宏老师指出,学术规范中的研究规范是其中最为核心的内容。所谓研究规范,应是怎么做研究才是一个合格的、规范性的、保证做出有效的学术成果的一种规范。李振宏老师通过自己的思考将研究规范概括为四句话:

第一句话,学术规范必须明确问题意识。

什么是问题意识?李振宏老师做出的回答是:问题意识就是关于选题价值的理性自觉。李老师强调:在选题前,一定要先明确选题的价值何在。李振宏老师提到被广泛认可的选题“三新”——新观点、新材料、新方法。他认可“三新”的价值,同时指出:“新的东西就一定有价值吗?”。若真是注意到前人没能关注过的新选题,确有独到之处,但也可能是前人曾注意到,却认为毫无价值而放弃的选题,则另当别论。

李振宏老师认为有关选题价值的思考应当贯穿论文写作的全过程。他从三个方面提供了选择有价值题目的方法。一方面,在落笔前,我们需要思考选题的学科范畴和学术背景,要明确自己提出的是个什么问题。另一方面,也是最重要的,我们要明白为什么要研究这个问题。李振宏老师指出,有的人抱着功利之心写文章,而不去思考问题的价值所在,这是不值得仿效的。第三方面,要明确问题的解决将会在学界和社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。历史研究要为现实人类提供借鉴,历史研究以对现实的关怀为前提。历史长河中留下的任何伟大作品,无一不是关怀现实人类的命运,这些作品中跳动着现实的内容,激荡着现实人的心灵,这就是作品的生命力。

关于选题的标准,李振宏老师总结为两个方面,社会价值和学术价值。所谓社会价值,就是我们所做的研究为现实人类真正提供了历史借鉴、能够给人以启发。历史学家的问题来源于现实,真正的历史研究问题也来源于现实。从现实中获得启发,由这样的启发去回溯历史,研究各种历史现象,为现实提供借鉴,这也就是英国历史学家爱德华·卡尔所说的历史研究是研究者与所研究问题之间的问答交谈。离开现实,我们得不到选题;远离现实,选题更多只是无病呻吟。我们所有的研究不可能都直接体现现实关怀,所以除了社会价值的判断外,还有一种文章,它具有的是学术价值。历史学学科大厦的建构是由许多节点积累起来的,整个历史学的功能是关注现实的,但是不能要求历史学每一个细节的研究都能和直接的现实挂钩。我们这里所说的学术价值、学术标准,并不是随意地踏入前人尚未涉足的领域就产生价值。这个标准应该是所研究的问题是学术研究链条上的某一个节点,这就具备了学术价值。

接着,李老师谈到如何选题。首先,从现实中获取灵感。任何一个历史学家都应该关注现实,必须具备很强的政治使命感,为现实人类进步服务,这样的背景下提出的选题可以称为是有价值的。李老师以自己的代表作——《汉代儒学的经学化进程》为例,分析自己如何从现实关怀中得到启迪,写出反映自己学术理念的作品;其次,选题可以直插学术前沿。关心当代学术正在关心、讨论的问题,在学术争鸣中发现漏洞做文章。虽然我们经常说,有多高的水平说多少的话,但是这并不妨碍我们与学术界对话;关心学术前沿应当成为历史学习者的自觉行为。最后,选题可以是自身平时读书、思考的积累。在读书的过程中,要带有批判的眼光、发现问题的态度。被动的读书对我们来说只是简单地知识积累,只有主动地探索性地读书、思考,才能促进我们发现问题、积累问题、获得选题。

关于硕士生的选题,李振宏老师也提供了思路。这里有一个说法——大题和小题。“小题”材料范围较小,便于大家驾驭,是合适的选题方向,但是大家往往更容易看到一些较为宏观的“大题”。在这种情况下,李老师指出,可以尝试做大选题中的小选题,逻辑分解、化整为零。一方面利于整篇文章的架构,另一方面可以从多个小选题出发,研究某一宏大的课题。另一个说法是生题与熟题。“生题”就是前人尚未探索的题目,一旦做出来就是前所未有的创造。但是“生题”面临着可能需要自己创造资料体系甚至创造概念的难题。“熟题”相对“生题”来说,资料体系较为完善,但是难在不易有创新。文章是思维的成果,解决问题、确定选题是需要有灵感的,灵感是不期而至的东西,我们要做的是创造迎接灵感的环境,对于历史学来说,就是对问题持之不懈的思考。

第二句话,确认与相关研究的差异性。

当我们确定选题后,第一步要做的就是查阅相关学术史,梳理前人在所选问题上已经做了哪些工作。我们应该对前人的工作达到完全的了解,比如前人在方法论上用了什么方法;在理论上、观点上提出了什么成果;在资料运用上主要使用哪些途径。接着应该思考自己要做的研究、预期达到的成果与前人相比区别在哪里。区别度越高,研究的价值也就越大。如果没有区别度或者区别度极小,那就应该考虑放弃这一选题。这是文章成立最重要的基础。

第三句话,选择研究方法与途径。

唯物史观是最高的方法论,但是我们更应该关注内容,内容是方法的灵魂。任何一种选题都有特定的历史内容,每一种内容都有着与其相适应的研究方法。解决问题的途径就是从哪些角度论证想要研究的问题,也就是文章的结构问题。这就需要我们养成自觉的结构意识。

第四句话,与学术界对话。

李老师认为,不与学术界对话的文章不是好文章,是不合格的学术成果。学者的思想应该是在与他人不间断对话的过程中产生的,这样才能发展自己的思想。假如在一篇20万字的博士论文中,看不到引用近20年来出版的著作,仅此一点,就可判断文章是不合格的。只有讨论才能使文章鲜活,才能把自己的研究引向深入。

除了以上学术规范的相关问题,李老师还提到历史研究的写作规范。首先,规范的写作一定要有学术史述评。我们既不能回避前人研究成果,也不能将已有成果简单罗列,而是要重在评论。因为只有在充分尊重他人学术成果的基础上发现问题、进行研究,这才是符合学术规范的,更是为自己的研究提供合法性。其次,历史论文的资料整理应当引起重视。大量征引材料而不做阐释的情况经常可以看到,但是我们应当要求自己避免大量堆积材料。再次,文前文后的处理也是写作规范的重要内容。文前的摘要目的是让读者简要完整地了解作者的写作内容与意图,它是可以离开文章而独立存在的内容;关键词的选择则要注意概念的学术性。文后的参考文献应当尽可能全面,好的参考文献甚至可以提供该研究问题的学术史回顾。

在讲座的最后,李振宏老师与到场学生进行了讨论交流。在场同学提出对同学们提出的的问题做出耐心解答。李振宏老师结合自己丰富的学术经验,向大家传递宝贵的治学方法和学术规范,也为我们的学术研究的提供借鉴,指明道路。


文字 || 郑爽

图片 || 沈薇

编辑 || 鲁畅


?